专访PO8:我不想把《惊堂木》单纯定义为中国风


关于《惊堂木》,PO8说:“在过去的大半年里,我们在整个亚太地区,不停地寻找着那些古老而伟大的乐器和人声采样。它们有些好像“过时”了,有些甚至被遗忘了。我们尝试将这些声音以最符合现代审美的形式呈现给你们。 我希望有一天,你们能为自己的肤色而骄傲,也能为皮肤下流淌的传统而骄傲。”

《惊堂木》没有辜负听众们的望眼欲穿,听完《惊堂木》我的感觉是,PO8真的做到了——这张EP的概念、编曲、歌词、flow好到让人没法说闲话。

PO8的团队听度TILDAWN写了一篇关于《惊堂木》的文章,你们慢慢看,看完后赶紧去听这张EP,记得每首都听,包括没歌词的intro和outro。

2018对于PO8来说,是爆炸般的。

从2017年自己录制并发行《诗眠》到2018年末,PO8的流量一直稳定的增长,至如今粉丝数万位;他在全国六个城市开了巡演,场场人满为患;他的热单《诗人说梦》在网易云评论大肆突破1w+,收听量千万级。

放在任何rapper身上,这样的成绩都可以拿出来炫耀,然后接商演拍广告。

然而PO8并不浮躁,他沉稳的做着自己。

暑假巡演结束的第三天他就回到洛杉矶继续上学,像所有普通的留学生一样,会为考试紧张,或是为难以沟通的小组讨论感到烦躁。他的生活很”宅“,从downtown家里到学校的地铁,差不多10分钟,下课回家,他会在闲时给新养的猫和女朋友做饭。

他身上有种安静的、沉着的气质,很多人看到PO8第一眼会说他一点都不像个rapper。他的穿着一如既往的朴素,偶尔在学校或饭店被粉丝要签名,PO8还会有些不知所措。

然而他做起事却雷厉风行,尤其对于音乐,导致他身边的团队经常担心因赶不上他的进度而被嫌弃。对PO8来说,做音乐人态度很重要。只有对自己的要求高,这样才能对身边的团队、制作,要求严格。

虽然严格,PO8的勤奋也是毋庸置疑的。他说,在中国环境都这么不容易,作为音乐人如果再不勤奋一些,怎么能出头呢。

他的新专辑《惊堂木》就是在他几乎完美主义的严格监管下诞生的。

在发专辑之前,PO8对这张专辑并没有太多期待,因为《惊堂木》的风格与他之前的歌几乎完全不一样。

《诗眠》让大家看到并喜欢上了一个很会写词,玩“chill-trap”的PO8。从无人问津到开始有人关注,并不都是赞许的,无可避免的会有议论声。PO8自己也清楚:“有人说PO8的flow很单调,或者PO8的声线只适合做爵士……我并不排斥这些议论,但是《诗眠》确实是一张符合大众审美的专辑,所以《惊堂木》我想要做的实验一些,也像是一个证明,我也可以做一些更versatile(多元化)的东西。”

《惊堂木》专辑的歌词也比他之前的作品更有攻击力,他说:“这张专辑没有非得要表达什么思想,就是很概念的一些东西”。你会想用歌词来教育或引导听众吗?他说,“ 我其实不太愿意把教育听众这个担子背在我身上,一是这不是一个人的事情,二是音乐主要还是娱乐和享受,大家听了歌能觉得心情比较愉悦,但在这个过程中我会加一些隐喻和启发,让听众自己去理解。我不会刻意的像个老师一样教育大家要怎么怎么欣赏音乐,那样太奇怪了。”

一木惊堂,鸦雀无声。惊堂木是古时衙门常用的,县官用两指夹住,在审讯犯人时用来震慑公堂,嘈杂的人群听到便顷刻屏气敛息,鸦雀无声。他给这张专辑取名《惊堂木》用意正在此,PO8想用这张专辑,让那些议论他的人停止嘈杂。

《惊堂木》的第二层用意源于相声演员会使用的醒目,在表演前后拍下,用来吸引听众的注意力,正如专辑中的序曲《可汗》和尾奏《鹄》。两首全由ZENSOUL制作,仅仅三分钟,就用了十几种乐器的采样,包括呼麦、马头琴、笛子等等。

这样民族且大气的制作,在中国的hiphop里还是少有的。但是PO8并不愿意把《惊堂木》的风格单纯的定义为中国风: “现在对于一张Hiphop的专辑已经不能单纯的用一个风格来定义——这张是爵士,这张是trap。现在的hiphop,包括整个音乐产业已经是很先进的了,可以把很多元素都融入到一首歌里,比如一首歌里可以有edm,也可以有trap。惊堂木里我想把比较传统的元素,用符合现代人审美的形式呈现给大家。所以我不愿意拿一个名词来定义这张专辑,但是方便大家理解的话,可以说是中国风,或者亚洲风的hiphop。”

在与制作人ZENSOUL制作惊堂木之前,他也有过犹豫。他担心这种风格很有可能会没有受众,似乎跟目前大众想象的Hiphop不太一样,“但这也说不准,可能大家还会觉得我这个风格很新奇。”

于是他在暑期巡演的时候,尝试着将新专辑里的两首歌提前展现给他的粉丝,《三州巡抚》和《乐不思蜀》。讲到巡演,PO8不自觉地兴奋起来:“这次回国做演出感觉很好,本来以为我的歌都很chill没人会蹦,但是大家都很嗨。现场的氛围就是我想象的hiphop的状态。”他演的那两首歌,大家的反响也很好,尤其是乐不思蜀,互动感非常强,“我在做这张专辑之前也跟ZENSOUL讲了,我以前做的音乐都是比较chill的,但是既然我们要尝试一种新风格,那就在live的环境里能够让大家有冲击感,就特意做了一些适合live的桥段。”

“其实我很感动的,”PO8接着说,“我平时在美国把歌做好发网上,一直都觉得离自己的粉丝好有距离。这次开了巡演发现真的有实实在在的人到现场来支持我,很感动。”

说到这张专辑的制作过程,PO8说首先想感谢的人是ZENSOUL,作为制作人,他对于整张专辑概念的落实功不可没。

从大半年前PO8确定了《惊堂木》的音乐概念后,两人就开始到处寻找适合采样的音频,“我在制作之前犹豫过,要不要做这种风格,我俩以前都没做过这种风格的音乐。而且做这种最好找实录的音频,所以他只能从sample里采样,原以为会很困难,但是其实有很多意想不到的惊喜,整个制作的过程也很顺利的。这也是个学习的过程,我们在找采样的时候发现了很多好玩儿的有意思的东西。”

比如《三州巡抚》这首歌,PO8说,“我听过原采样,当时完全没想到Zensoul会把beat做成最后这样,给了我特别大的惊喜。还有山鬼,也让我很惊喜。”

PO8说《山鬼》是专辑里他最满意的歌之一,“山鬼是中国(在日本也有演变)传说中的妖怪,妖怪在中国传统文化里是很重要的部分,来自于人类对大自然的一种敬畏心理。山鬼也是对我自己状态的一种形容,是一种在山林沉寂,即将爆发的状态。” 在专辑封面的设计上,也主要受了山鬼歌词的启发。

图中的四个元素从左上到右下分别是古筝、湘菊花石、江水、刀锋,在《山鬼》的歌词中分别能找到对应。PO8在写词时,也故意用了反义的词语,比如“青城山和Cali”“湘菊花石和巴黎樱花”,他希望传达的是一种中西文化的对比和碰撞。

这样的碰撞,是他在美国时常经历着的。在南加大主修工业系统工程,并不是一个容易的学科,PO8说自己还是一个“兼职音乐人”,“因为我不是职业rapper,平时我还要上课,并没有一个闭关来创作的时候,基本上有时间、或者有什么想法的时候,就赶紧写一写。《惊堂木》的创作过程还算是平稳的,就是后期的时候会有一些疲倦,特别疲倦,哈哈哈哈。”

被问到如果重新选择一遍,是否会换一个专业,他说,“我不是一个会对自己曾经做的决定后悔的人,不管以前做的事情有没有用,都是造就现在的我的一个部分。如果我没学这个的话,可能我对音乐以外的东西都是一窍不通的,我的见识和思维也不会像现在这样。”

PO8下一步的打算,会好好推广《惊堂木》,近期还会推出实体专辑。在音乐上,他说:“接下来想回归一下我从一开始就喜欢的爵士类的,可能会尝试一些实录出来的beat,也会做一些美国这边西海岸new school的东西。”

在不断进步的同时,他希望能挑战更有趣的东西,“我也想尝试一些意识流的作词,可能对丈和押韵上没有那么工整,逻辑上没那么紧凑,但也是一种艺术形式,是一种意识上的。”

除了这些,PO8也会在明年上半年在洛杉矶做一场演出(划重点),“好虚啊!”他笑着说,“你们一定要来看啊!”

这场演出他会与他的好朋友,电音制作人Willim搭档。这次《惊堂木》的制作,Willim负责了大部分的混音和后期,“他负责了我很多后期的混音,因为这张专辑的元素真的太多了,乐器也用的很多,而且大部分是弦乐,特别满,Willim在混音上帮了我很多。我也特别感谢他。”

他在《惊堂木》最后写道:“把惊堂木埋藏在宝石般纯净的湖底,最赤诚的呼唤声才能够让它再浮起。”

在这张专辑里,你能听到PO8对Hiphop的理解和热爱,还有他做Hiphop音乐的决心。在这张专辑里,他摆脱标签,给专属于PO8的音乐,带来了新的定义。

最有分量的话语,不需要惊天动地的音量。掷地有声,石破天惊,如同《惊堂木》。

当诗人拍下惊堂木,请肃静,聆听。

采访:MO 编辑:暖暖 部分 图片来源:Dolly

 PO8(1)
责任编辑:Coldboi
文章来源:小强蜀熟
数据统计中!
{{arc.userid}}
{{arcf.userid}} {{arcfIndex + 1}}

{{arcf.msg}}

{{arc.msg}}